开除员工后,我真希望当年自己也早点被炒

开除员工后,我真希望当年自己也早点被炒

我还记得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被解僱当天的所有细节,那天快下班时,经理和工程总监找我面谈:「我们有个艰难的决定要告诉你,我们要放你走了,从一开始你在公司文化适应上就不是太好,这不代表你不是个好的软体工程师,只是这个位子不适合你,我很抱歉。」

接着在 30 秒内,所有对于失败以及担心不足以在硅谷成为一名优秀软体工程师的恐惧感霎时涌上,而对于过去 7 个月的工作、未完成的专案、影响过的使用者、同事情谊等等,剎那间都成为过往云烟。

被解僱后,公司不让我回办公室收拾东西,我强忍住眼泪被护送离开公司。在停车场,我思索着接下来要去哪里,也许在规模更大的公司里找份轻鬆点、压力小一点的工作。

接着我还得为履历表伤脑筋,担心被解僱的经历会影响新工作的机会,于是我想了几个「为什幺我只在那家公司做了 7 个月」的回答,要是真有人问起,我会说我辞职了,或者更含糊地说:「我离开了。」

两天后,我来到一间车库里的新创公司和三位优秀的人才共事,这间新创公司实现我成久以来的想法,能真正运用资源、mentor 制度以及发挥灵感的空间。我请主管给我发挥创意的自由,同时受到某些规範以引领走上成功的道路,最后这间新创公司被收购了,而我人生第一次被解僱的经验成为至今发生在我身上最棒的事。

直到第一次我必须解僱某位员工时我才了解到,一个人的工作成功与否,取决于你是否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某些人很难在工作上取得成功,因为他们乐于做些无关紧要而不必承担风险的工作。如果能在对的公司,有好的领导者,并且热爱自己的工作,那幺无论公司出身为何,终会有成功的一天,并不停带来丰硕的果实。

对于第一次解僱员工那天我同样记得所有细节,我带着那位员工散步了一小段,带着终止合约的文件和一页解释我为什幺必须解僱他的理由。我向他解释他并不那幺适合公司文化,表现也不如我们所想,但这无关他作为一位工程师的能力,就只是不再适合我们公司了。

所有对于为何要解僱那位员工的解释都如同陈述般再也真实不过,于是我终于能对当初解僱我的主管所说的一字一句感同身受,儘管当时我是如此不解我做错了什幺要被解僱。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个 ASP.NET 的网站,当时我对开源程式语言与框架相当感兴趣。第一份工作,我被交付死板的工作任务,而我提出的许多想法则很少被实现;第一份工作,我在一间游戏公司任职而我当时真正感兴趣的是通讯软体。回首过去,当时我没有主动离职的原因在于:没有足够的自觉或勇气把未来掌握在自己手中。于是我的工作表现替我发声。

许多软体开发团队规模很小,尤其是新创公司。比起能躲着默不作声的大公司,新创公司要每个新进员工都能完全契合实在是个疯狂念头。对于公司理念或产品缺少热情,甚至是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对公司不抱热情的员工,无论以什幺形式最后都会浮出檯面。当你身在不适合自己的公司,你终会有种「没有人懂我」的念头,或者主管不认同你的工作表现。有时候你会觉得主管对你的态度有点奇怪,有时候主管会要求你改变态度,然后你改了,但好像没人看得见。种种对于公司主管似乎存心忽略你的想法有时不见得是真实的,这很可能是来自你内心的警告,于是你会以特定方式解释公司或主管的种种行为,警告你不适合这间公司,外面的世界更加美好,于是,最后你就离开了。

在我解僱的员工当中,每位被解僱的员工都转向他们更有热情的领域,更认真、开心地工作。当你解僱了不适任的员工,原本的团队凝聚力和自我价值都会有所提升。因此,我认为小公司解僱的人不够多,而新创公司员工的离职率也不够多。没有一个面试过程是能透过衡量技能就完全洞察员工内心对公司热情与否,毕竟要假装工作热忱再简单不过。

最后,我希望大学毕业后第一份工作的公司能在我第一次出现不适合公司的徵兆时就解僱我。有时你能在头两个月发现不适应公司文化的问题,有时是前两个礼拜,甚至是任职第一天。把不适合的员工解僱再简单不过,然而往往要拖上好几个月甚至好几年才真正进行解僱。无论如何,对员工或公司来说,在发现彼此不适合后能立即分道扬镳是再好不过了。

相关推荐

申博太阳城_澳门suncity|秉承的国际视野|搜罗天下热点信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登录口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私网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