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处成谜的古地图,揭开史所未载的远洋贸易航道!

出处成谜的古地图,揭开史所未载的远洋贸易航道!

来自马来西亚,现居风城。兴趣广泛的生物学家,研究工作之余,嗜好读读书、看看戏、写写作、骑骑车、踏踏青、逗逗猫。

最近南海主权问题极为敏感,台湾参了一脚,马来西亚也参了一脚,更甭提中国和美国简直就是剑拔弩张。前几天,美军第七舰队所属「斯坦尼斯号」航空母舰在巡洋舰「莫比湾号」和「安提坦号」、驱逐舰「史托克代尔号」和「钟云号」的伴随下,正驶入南海。虽然肤浅的主流媒体从未全面完整地探讨这个问题。

南海是一个位于东南亚,被中国大陆、台湾本岛、菲律宾群岛、马来群岛及中南半岛所环绕的陆缘海,为西太平洋的一部分。东南亚国家对南海有不同的称呼,如越南称其为东海(越南语:Biển Đông/㴜东),菲律宾则称其为吕宋海(他加禄语:Dagat Luzon)或西菲律宾海(Dagat Kanlurang Pilipinas)。中国汉朝、南北朝时称其为涨海、沸海,清朝以后逐渐改称南海,并延续至今。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及英殖民时期的香港等从国际上通用的英语名称「South China Sea」称之为南中国海(马来语:Laut China Selatan;印尼语:Laut Tiongkok Selatan)。

南海海域面积有 350 万平方公里,有超过 200 个无人居住的岛屿和岩礁,被合称为南海诸岛。除了是主要的海上运输航线外,南海还可能蕴藏着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因此围绕南海海域及岛屿的主权争议,一直被视为亚洲最具潜在危险性的冲突点之一。中国政府认为其对「南海」的主权是不容质疑的,其他国家也不放弃其对南海海域的主权要求。目前,中华民国、汶莱、马来西亚、菲律宾和越南、中华人民共和国等南海週遭国家均宣称对南海诸岛或部分岛屿拥有主权,是一个极为敏感的地区。

不仅南海周围的主权国家都来参上一脚,连英国人也不甘示弱!《塞尔登先生的中国地图:香料贸易、佚失的海图与南中国海》(Mr. Selden’s Map of China: The Spice Trade, a Lost Chart and the South China Sea)就是要揭示一个和南海有关的历史故事。

1659 年,伦敦的商业律师、政治活动家及前国会议员约翰‧塞尔登(John Seldon,1584–1654)把他的遗物送给牛津大学博德利图书馆(Bodleian Library in Oxford) 。塞尔登先生是伦敦的「东方通」,赠送给博德利图书馆的一张长 160 公分、宽 96 公分的巨大中国古地图,却在图书馆内默默无闻地待了长达 350 年。

图片来源:Wikipedia

2008 年,美国南乔治亚大学历史系副教授罗伯特‧班切勒(Robert K. Batchelor)等人访问牛津大学时,发现这张不可思议的中国古地图。为何那是个不寻常的地图呢?因为这张手工彩绘的地图,绘製了大面积的海域,地图中心也非中国,而是争端四起的南海,把整个中国大陆挤到地图左上方,一半的版面绘满了中国南部沿海、东亚、东南亚海域和岛屿,地图对中国以外世界描述得异常精準,一点也不像中国历朝以天下自居的态势。

塞尔登地图的範围北起西伯利亚,南至今印尼爪哇岛和马鲁古群岛(香料群岛),东达北部的日本列岛和南部的菲律宾群岛,西抵缅甸和南印度,比任何明朝地图覆盖的範围广许多,呈现的并非明朝人所认知的领土。可是地图上无疑全都用中文标示,老外在状况外是正常的,可是任何有中文阅读能力的人都不会怀疑那是张中国地图。

长年研究全球史的班切勒发现,这不是一般的中国古地图,而可能是一张珍贵的明朝远洋航海图!塞尔登地图一条条依稀可辨的细线标示了六条东洋航路和十二条西洋航路,从福建泉州延伸而出把中国福建沿海与东南亚各港口连接起来,揭示了明朝福建海商在海外的活动範围、航海路线和主要港埠等资讯。这显示明朝虽然有「尺板不得出海」的海禁,可是山高皇帝远,当时官方未知的贸易量据说高得惊人。

《塞尔登先生的中国地图》作者卜正民(Timothy Brook)藉由塞尔登地图,呈现了 17 世纪中国在东亚及东南亚地区的海外贸易,以及中国在亚洲海洋世界中的位置,这可是连福建人的后裔可能都未必知道的。对当时海洋贸易有重要地位的台湾而言,也是了解自己历史的好资料,对我这闽南泉州后裔来说,也能了解祖先的过去。

卜正民是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历史系教授,曾任英国牛津大学邵逸夫汉学讲座教授、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历史系教授等。他研究以明朝社会文化史、全球史为主,着述丰富,包括《纵乐的困惑:明代的商业与文化》、《维梅尔的帽子:从一幅画看十七世纪全球贸易》、《为权力祈祷:佛教与晚明中国士绅社会的形成》等书。

在《塞尔登先生的中国地图》中,塞尔登和英国 17 世纪几位为中国着迷的学者,在早期现代历史中持续地强化着中英两种文化的联繫,《塞尔登先生的中国地图》还牵起塞尔登和一位改信天主教的中国人沈福宗(Michael Shen,1658-1691),他是南京医师之子,耶鲜会传教士柏应理的弟子,在 1680 年代之间进行了中英文化交流。沈福宗与博德利图书馆助理馆长汤玛斯‧海德(Thomas Hyde,1636-1703)合注了塞尔登地图。

南海最混乱的,是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倒底几个「中国」,搞得我好乱啊)宣称主权的海域,可是却和许多东南亚国家的领海重叠,各家都有各家的法理依据,搞得大家都好乱啊。《塞尔登先生的中国地图》也来漟浑水,探讨早期法津如何定义领海概念,塞尔登本人写的《闭锁海洋论》(Mare clausum),主张国家拥有领海主权。

《塞尔登先生的中国地图》中还讲述了公海上的航行经验,卜正民把中西的航海技术的异同描述得很详尽生动,例如水手如何使用罗盘等等,彷彿让人身历其境地在大海中航行。塞尔登地图有个诡异之处,就是有罗针图及尺,因为中国地图从不出现那样的东西,《塞尔登先生的中国地图》书中也比较了诸如此类中国和西方地图表现手法的不同之处。

图片来源:Bodleian Library

《塞尔登先生的中国地图》结合了传记、历史和科学,生动地讲述了一个谜团,虽然最后我们还是不知塞尔登地图的原作者以及製作的目的,可是却令人大开眼界。除了塞尔登地图,《塞尔登先生的中国地图》还谈了本《顺风相送》,其副页有一行拉丁文,是明朝的一部海道针经。现存钞本也被收藏在博德利图书馆,着者姓名及成书年代不详,封面有「顺风相送」四字,因此得名。《顺风相送》内容丰富,包括气象观察、天气预报、危险警告、指南针导航纪录、天文导航纪录、水文观测、地文观测纪录、拜神等等,简直就是当时的航海百科吧。

《塞尔登先生的中国地图》这本由一位加拿大学者写的和中英关係有关的历史,虽然读起来颇有趣,可是对真正在南海周遭生活的人来说,恐怕还是有点隔靴搔痒的感觉。南海曾经对各国商人来说是重要的商路,可是我们对南海的认识,却要透过老外的书写,那片南海究竟又是谁的南海?南海的古往今来,和南海有关的诸国,又能否心平气和地客观研究出我们所共有的南海历史?

相关推荐

申博太阳城_澳门suncity|秉承的国际视野|搜罗天下热点信息|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原来的通宝网址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365平台官方网址多少